709律师家属 在彼岸的爱与恨 专访江天勇妻子金变玲_享有创意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jnh9998线路通检测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享有创意 >709律师家属 在彼岸的爱与恨 专访江天勇妻子金变玲 >

709律师家属 在彼岸的爱与恨 专访江天勇妻子金变玲

2020-08-11 17:20| 发布者: 享有创意| 查看: 972| 评论: 388

「妈妈,学校老师都说警察是好人,在地上看到一毛钱都要交给警察叔叔。爸爸明明不是坏人,为甚幺警察要抓他?」

「警察裏面有好也有坏,反正你要知道你爸爸不是坏人,你爸爸没有做甚幺违法的事情。」

金变玲记得,这是十年前她和当时只有六岁的女儿的对话。金变玲是中国维权律师江天勇的妻子。,中国政府对维权异见人士展开大规模抓捕行动(又称「709大抓捕」)。2017年5月江天勇因协助在事件中被捕的维权律师而同样被捕,同年11月被判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」罪成,入狱两年。

金变玲早于2013年和女儿移居美国,夫妻二人至今已经有六年未有见面。在彼岸的六年间,金变玲作为一位妻子和妈妈,是如何理解江天勇这位别人眼中的英雄?

江天勇让妻女先移居美国,本希望妻女能在美国展开新生活,但对于不擅英语的金变玲来说,很多事情也要重新适应。金变玲到成人学校上课学英语,现在做回老本行,找到一份会计的工作,足以支撑日常生活;但她仍清楚记得,刚到埗的两三年,独自带着年幼的女儿生活,日子还是过得很苦,就连简单的购买日用品也有困难。不过,当时最困扰金变玲的,却是以往被监视留下来的阴影,那感受直至现在还是在她的脑海内挥之不去:「那时我就像有精神病似的,总觉得有人在跟着我、监视我。」

一家生活遭监控 国保住对面大厦

从江天勇2005年开始参与维权运动起,他们一家三口的生活就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:走在街上被跟蹤,留在家裏也一直被监视。初时有警车在他们家楼下长期驻守,他们一出门就会被问话;后来看守人员为了方便监视,甚至租了他们家对面大厦的单位,江家家门门锁更曾被灌强力胶,令他们有家也归不得。

除了日常的监控,每逢敏感日子,例如国内举办外交活动,或国家召开重大会议,江天勇都会被软禁在家。金变玲记得,对她的家庭和女儿成长影响最深远的一次监控事件,发生在2009年冬天,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访华之后。

那天下着大雪,江天勇被软禁在家。那时奥巴马访华结束,江天勇以为自己和其他人一样已被解除软禁,就準备代当时生病的金变玲送女儿上学。怎料甫踏出大楼,一群国内安全保卫人员(国保)便冲上前拦截江天勇。两者互不相让吵起来,一旁的女儿顿时被吓得哇哇大哭。哭声传到楼上,金变玲听到后赶紧下楼查看,本只是想上前调停,结果却被警察一巴掌推倒在地上。江天勇看见妻子被推倒更加激烈反抗,最终被强行抓上车带走,留下金变玲和女儿眼睁睁在原地哭着。

女儿:原来连妈妈也保护不了我

金变玲送女儿上学后便一直忙着找律师帮助江天勇,没想到女儿回到学校后被老师带到房间裏,那裏有两名警察跟女儿录口供,问她爸爸和警察是怎样打起来的,更迫她承认是爸爸先动手,还要签署作实。

女儿放学回来以后,向金变玲说了这句话,令她至今难以忘怀。这句话对金变玲而言犹如当头棒喝,因为她清楚记得自己曾对女儿承诺:妈妈是大人,妈妈能够保护你。

「那件事之后,她就觉得我再也保护不了她。」十年过去,金变玲忆述至此,仍然不禁落泪。记者隔着长途电话,也感到她的凄楚。那次的经历,不但对女儿的心灵造成创伤,对于身为妈妈的金变玲而言,也是心中一条久久未能磨灭的刺。

每天都在监视下生活,金变玲不希望女儿因这样的成长环境而留下心灵创伤,夫妇俩商量过后,决定让金变玲带着女儿于2013年5月透过政治庇护移居美国。当时江天勇被限制出境,金变玲仍心存希望,认为只要等个一年半年,江天勇的出境限制就能够被解除,届时就能到美国和她们一家团聚。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别,便是六年。

丈夫的家国理想 妻子的家庭梦想

江天勇一直热心帮助国内维权人士,曾为法轮功成员和爱滋病带菌者维权,其后更为其他维权律师打官司,着名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的案件就是由江天勇代理。北京市司法局后来于2009年注销江天勇的律师执照,但这一切仍阻不了江天勇维权的步伐。

金变玲最初对丈夫的工作内容毫不知情,因为江天勇从来不会主动和她谈代理的案件。后来时有国保登门骚扰,金变玲始知道丈夫是维权律师。她忆述二人初相识时,江天勇是个老师,她很欣赏他,认为他有文化,也很有才华。后来江天勇靠苦读自学考上了律师,那时候金变玲还觉得丈夫很厉害。当她知道丈夫成为律师后,一心只想他多挣点钱养家,却没想到丈夫成为律师是为了追随理想;而这份理想最后到头来,竟扼杀了她的梦想。

金变玲的梦想,是和江天勇过些平常的老百姓日子:两人上班,女儿上学,回来之后一家人一起吃饭聊天。然而结婚21年来,江天勇在外为理想奔走,常常不在家。那时候每逢敏感日子,江天勇除了会被软禁,有时还会和家人「被迫旅游」,要他离开北京。讽刺的是,那些「被迫旅游」的日子,对于金变玲而言都是值得怀念的时光,因为那是他们一家三口仅有能聚在一起的时间。

金变玲忆述,结婚以来她第一次感到幸福的日子,是2011年江天勇参与「茉莉花事件」而「失蹤」两个月后获释,并与家人团聚的两天。他们一家到菜市场买菜、做饭、饭后坐在餐桌前聊天。江天勇告诉她,他被监禁时曾被禁食一个星期、期间不能睡觉,还要长期保持同一坐姿。然而即使受到万般打压,两天的陪伴过后,江天勇又再寄情工作,四处奔波。

希望再度扑空 曾想自尽结束等待

金变玲形容丈夫性格倔强,做事理想化,却又心软,爱抱打不平:

然而,这种性格对于金变玲来说,却是不现实。她曾经劝喻江天勇不要再参与维权事件,学那些挣钱的律师,接经济案件,做公司的法律顾问,免得被警察对付,但江天勇就是劝不听。

金变玲后来虽然移居美国,但她知道丈夫在内地一直为躲避国保骚扰而居无定所。她要江天勇每天给她发信息说明他安全,才能安心。2015年发生709大抓捕的时候,江天勇申请的政治庇护本来已获美国批准,但他为了协助营救其他维权律师,选择留在中国,迟迟未出发到美国与妻女团聚。当时金变玲再三劝丈夫不要参与其中,江天勇却表示无法放下律师朋友。后来金变玲收到消息,江天勇在探望其他709被捕律师家属后失蹤。身处海外,她不能亲自寻夫,只能以社交媒体「推特」呼吁,寻求律师朋友协助。最终公安局证实江天勇因协助709律师而被捕,一切家庭团聚的希望顿时粉碎净尽。

在彼岸眼睁睁看着却束手无策,又盼不了丈夫归来团聚,孤身扛起家庭的金变玲情绪崩塌。有一次她在高速公路驾车,握着方向盘,突然就心生自杀念头:「我一直在祷告,祷告江天勇能早点过来,但就是觉得,上帝不怜悯我。」绝望的她本想把心一横为无尽的等待画上句号,但最后想到孩子还小,需要她照顾,她只好重新振作,咬着牙坚持下去。

爱恨交织 思念不绝

面对丈夫的胸怀普世,金变玲说,若作为江天勇的朋友,会觉得他很伟大,是个一百分的律师;但作为他的妻子,她始终觉得江天勇很自私,是一个不及格、不尽责的丈夫和父亲。她曾经向江天勇直言说恨他,恨他只顾国家,不顾家庭:「就是恨,到现在仍是这样觉得。」江天勇自知愧对金变玲和女儿,却依然无法于家庭和理想中取捨,最后只能告诉妻子:

2017年11月,江天勇被判罪成,入狱两年。当时迁到美国已四年多的金变玲,终于透过电视直播看见丈夫。她说,她都已经快要忘掉丈夫的样子了。她在电视上看到丈夫脸色苍白,比以前胖了几圈,她觉得这都是虚胖,显示他在狱中备受虐待,她又心痛又愤怒。金变玲坦言,虽然说着恨他,但说到底心裏还是很在乎他,因此仍会在推特上频频为他呼吁:

但这些年积下的恨,大概在去年收到江天勇从狱中寄来的信时就被淡化。当金变玲看到信上熟悉的字体,思念顿时如潮涌,忍不住抱着信大哭起来。江天勇在信裏写着,他作了一个梦,梦到在他们原来居住的屋子裏,收拾着沙发,在沙发上摸到一个小猫玩具,想到了女儿和他们养的小猫,继而想到了已经五年没见到女儿,心裏很内疚,觉得很对不起她们母女俩。金变玲的女儿以往看到母亲因为想念爸爸而哭泣时,总是会上前安慰,但这次女儿读过信件后也忍不住跟着哭起来。

金变玲说,女儿小时候是个乐观的孩子,但在饱受压迫的环境中长大,令性格变得内向。现在女儿很少相约朋友外出,多待在家裏,亦不常与金变玲诉说心事。她望见独坐在案前做功课的女儿,不说话、不吭声,但有时候遇到不会做的题,便会低声呢喃:「如果爸爸在旁便好。」金变玲知道女儿因为不想看到她伤心的样子,所以一向不愿意谈爸爸的事:「我知道她仍是会想爸爸的,她都不说,但我能够感觉到。」

盼望丈夫归来 归于平淡生活

江天勇于2月28日刑期届满,远在美国的金变玲在「推特」发文,表示準备通宵不睡觉,盼望能在丈夫出狱后和他视像通话。然而不久后即传来坏消息—江天勇不知道被谁接走了,下落不明;打算到监狱接他的亲属亦被国保挟持,与金变玲失联。失蹤两天后,江天勇终于被送回父母家中,时隔多年,一家三口终于透过视像通话见面,金变玲不禁激动得哭起来。虽然隔着萤幕,但金变玲仍看得出丈夫瘦了,脸色有点发黑。江天勇告诉她,他现在还未算真正的自由,将来能否到美国和他们一家团聚,仍是未知之数。

六年的遥遥等待,至今仍然未能画上句号。金变玲或许仍只能继续无了期的等下去,但她始终期盼江天勇能到美国和她们一家团聚,能够与她和女儿到花园种种花,一起到菜市场买菜,回家一起做饭,坐下来好好聊天,真正的过些平淡日子,然后听到江天勇亲口对她说一句:

图文热点

申博太阳城_jnh9998线路通检测|因你而精彩网站|权威门户网站|网站地图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ballbet4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亿游国际2平台登陆